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7女王万岁046
    扣好护腕,戴上王冠。再围上肃穆的如同黑夜的披风,露娜对着镜子将过腰的乌发编成一束。睁开双眼,镜中的女人不过十六七岁,凌厉上挑的眉眼之间还残存着孩子一般的稚嫩。只是人们第一眼看到她时,首先注意到的并不是这份属于年龄的印记,而是她艳丽的五官和娇俏的红唇。

     露娜这锅祸水不仅长得好看,而且还没等别人找她,她就提着刀砍上门了。

     她的手指伸向自己的脖颈间,拽住了那根朴素的线。浅蓝色的珠子从她的披风中滚落到女王的手上,来自亚特兰蒂斯的深蓝,被女王镶嵌到了金色的底座上,暂时做成了挂饰。

     女王的视线从镜子挪到了窗户,窗外繁星满天,显然是刚刚步入夜晚。她站了起来,披风在半空中一抖,随着她的转身,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线。

     “马呢。”

     踏出宫殿,露娜头也不抬地问道。

     “在这儿。”

     哎,声音有点粗犷……这就是个的声音。露娜抬起头,看到的却是洛克乌的……胸口。

     啧,女王瞬间不爽,长得高了不起啊。她不得不退后半步,才能直视第一战士的眼睛。说好的海蒂去了哪儿?

     “你真的打算一个人去?”

     “不然呢,还要带着你?那敌人二里外就能发现目标了好吗。”露娜哼哼了几声,她接过洛克乌递过来的马绳,翻身上马,“而且,你还得给我带兵来着。”

     “这太险了,女王,如果有什么……”

     “你有更好的计策?我得提醒你,天堂岛可没有围城的兵力。”

     露娜一挥手,打断了洛克乌的话。第一战士的表情讪讪的,他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男人沉默了半晌,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露……女王,你自己小心。”

     马上的女王表情淡然,在深蓝的力量下,从表面看,她完全不像是个差点肠子流一地的重伤人员。女王点了点头:“你给我好好的,不准再半路掉智商。”

     “你就不担心我出事?”

     “呵呵。”面对着洛克乌带着揶揄的色彩,露娜依旧面无表情,“我还是相信你放弃智力选择专攻力量的水平的。”

     洛克乌:……这个时候你就不能不挤兑我了吗。

     “把腰子护好就行了。”露娜见他卧槽的表情,这才扬起笑容,勒起马绳,“有事电话联系!”

     说着,她一夹马腹,白色的骏马感应到主人的催促,迈开了蹄子,迅速消失在夜色中。毕加索怎么说也是女王的马,就算是天堂岛的骑兵并不出色,它也是相当快的。负着伤的露娜,一路奔出尤金,越过树林,朝着莱特奔去。

     她得抢在安迪尔的前面。

     白霜毫不意外的拒绝了露娜的战书——这听起来耸爆了,但在战争面前,从没有要脸不要脸这么一说。好歹是玛亚尤贵大陆三大城邦之一,白霜有着足够的兵力和屯粮,以及坚实的城墙。拒绝平原战,就算露娜真有那个本事把城给围起来,天堂岛也绝对耗不过白霜的。

     但是白霜还有个金色闪电在外面。

     原著里的安迪尔,在露娜踏平白霜的时,还不过是新贵族一派的领导之一。就算他名气大,受到莱特以及周边城镇的崇拜,也绝对无法动摇旧贵族的统治。所以就算小说中的女王没和金色闪电有任何交集,带兵抵抗亚马逊大军的也不是他。

     可现在不一样了。安迪尔要的就是这个机会:证明旧贵族无能的机会。

     早在安迪尔残酷的把白霜的一切情报告诉露娜时,他也把自己的野心暴露了出来。不过露娜欣赏的就是这点,至少在目的方面,金色闪电从来没隐瞒过。

     他想反水,露娜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开城门!”

     毕加索停在莱特城门之外,女王清脆的声线响彻在林间,穿着亚马逊盔甲的女战士从城门上方露了个脸,看到露娜的王冠之时,顿时大惊:“女王!”

     战士陌生的面庞落入女王蔚蓝色的眼睛里。

     她勾起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容:“是我,开城门,我找丽塔有急事。”

     “啊、啊啊是!”女战士从震惊中恢复,她急忙吩咐士兵开门。毕加索抬起纤细有力的马蹄,优雅的踏入莱特城。这是自上次洛克乌把自己绑架走后,露娜第二次进入这个城市。

     当露娜的身影从城门的一端出现在另外一段时,守门的女战士再看向女王,对准她的,却是露娜已经拉成满月的弓箭。

     “女、女王?!”

     “下次再混进军队的时候,记得把腰带系正了,鹰头应该朝上你不造吗。哦,我倒是忘了……”专属于战士的杀气填满了露娜的蓝色双眼,她的笑容转而带上了讥讽的味道,“你可没下次啦。”

     特质的箭迎面射向奸细。

     下一刻,城外的马蹄声和厮杀声,便像是变戏法般,隔着一堵墙,惊醒了整个莱特城。

     安迪尔反水了。

     露娜不再犹豫,策马狂奔,一路奔至市政厅,而丽塔早就换上戎装等着她了。女王下马,环绕四周,所有的战士都蓄势待发,明显是对这场奇袭有所准备。

     外面的厮杀声满天,露娜充耳不闻。她直直看向丽塔,她的语气中带着考验的味道:“弓箭手?”

     “全部部署好了。”

     “那那些市民呢?”

     丽塔清秀的脸上露出了不易察觉的自豪表情:“都不知道,他们只是认为军营不够住。”

     “好。”露娜满意的点点头,“那莱特原来的兵?”

     “全部缴械,挖完战壕、堆完街垒后,按照狄丽雅夫人的吩咐,去莱特森林的边界种树去了——就算现在赶回来,也需要一天半的时间。”

     这就对了。看来天堂岛还是有细心的人才的。女王放下心来:“既然一切正常,那就按照原计划来,啊对了,奸细是谁?”

     就算是到了这么紧张的时刻,丽塔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她微微绷紧的手腕表现出她的紧张。三无妹子摇了摇头:“亚马逊的高层没有奸细。”

     “没有?!”

     “是的,混入军队的……是莱特的平民。”

     露娜还是小看了金色闪电的号召力。她怎么就忘了莱特是安迪尔的大本营呢,他的家在这儿,这的人*戴他。

     “既然没有……”露娜登上市政厅的台阶,黑色的披风几乎要和夜晚融为一体。女王侧过身,握紧了腰侧的佩剑,带着血腥气的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那我们就给他个奸细。”

     十五分钟后,城门破了——并不是女王进来的那个大门,而是另外一侧。看来混进守城队伍的,绝不止一个两个人。

     金色闪电的名头不是白来的,他的计策一向是以速度取胜。在高火力和强速度的前提下,任何反击和防御都是无效的。露娜并不知道原著中的女王具体是想出了什么对策来应对安迪尔的攻击,小说中这段剧情略写了。

     但是穿越过来的露娜,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打法。

     安迪尔强悍的骑兵涌进大门,像是蝗虫过境般涌入了莱特城。然而面对他们的,则是空无一人的街巷。

     一声响亮的哨声自军队中央传出,随着旗语,硬生生让奇袭的队伍停住了步伐。

     金色闪电收起手,死一般寂静的小巷倒映在他宝石般的瞳孔里,那漂亮的脸上流露出复杂的神色。他揉了揉额角,半晌无言。

     “安、安迪尔大人?”

     年轻的贵族的眼中有冰霜降落。身边随从小心翼翼地开口,他的表情这才好看一些。金色闪电再一次摆了摆手:“把先锋队换成重骑兵。”

     “什、什么?!可这样的话大军的速度就……”

     “没关系。”安迪尔的声线低了下来,他握紧手中的缰绳,原本严峻的脸上,竟然勾起了兴奋的笑容,“现在已经不是速度不速度的问题了。”

     “——女王,安迪尔换了重骑兵。”

     露娜点了点头:“你们带来的腐蚀箭还剩下多少?”

     丽塔表情凝重:“不多了,原本带出岛的腐蚀箭在尤金就用去了大半,现在又分了各个城市里,所以……”

     “没关系,第一波攻击先用上。如果还有剩下,那就分批用。”用在正事上,露娜可毫不吝啬。她在市政厅中踱来踱去,最终停下,“让战壕和街垒的姐妹们准备好,不计任何代价,一定要拖住安迪尔的步伐。”

     巷战开始了。

     迎接安迪尔手下重骑兵的,是来自于街边窗口、商店飞来的硫酸箭。早就布置好的亚马逊战士们,几乎是射一箭便换个地方——谁也不知道下一支箭来自于何方。并且在黑暗的掩护下,骑兵们几乎察觉不到她们的身影。

     不仅如此,原本应该是居民区的巷子完全被清空,几乎是十步一个街垒、隔条街就是个战壕。在这样重重障碍的情况下,就算是金色闪电,也无法将他那几乎百战百胜的快速战争的水平施展出来。

     ——他敢玩儿什么台风计划,露娜就敢让莫斯科保卫战在玛亚尤贵大陆重新上演一遍。

     天色渐明。

     厮杀声越来越近,可那已经慢了很多。露娜走出市政厅。在深蓝的作用下,就算是熬了一整夜,她也不觉得疲累。

     “女王大人!丽塔!”

     传讯兵跑了过来,脸色带着疲倦的色彩,只是那双闪亮的眼睛中还带着希望的色彩:“安迪尔的兵停下了!”

     要的就是这一刻!

     女王绷了一晚上的脸,终于露出的笑容。她重新登上马,缓缓抽出剑,朝着安迪尔大军的方向一指:“终于到了反击的时刻。”

     她的声音猛然扬高。

     “——全军出击!”

     金色闪电与天堂岛的对峙,比原著中提早了好几年。只是这一次的反抗大军中,没有已然抛弃了身家性命的第一战士;而女王露娜的背后,也没有背负那数也数不清的血债。

     低沉的号角声震荡了整个城市。

     安迪尔抬起头,原本不见人影的巷间窗口之中,无数道弓箭对准了他和他的军队。马蹄达达声传来,鏖战一夜的军队,在看到打头的白马时,不禁露出了绝望的神情。

     露娜一拽缰绳,毕加索停下,她身后的军队也停下。

     蔚蓝色的瞳孔与紫色的瞳孔遥遥相对,策马在军队之中的安迪尔在触及到她冰冷的眼神时,眉头一拧,高傲的神情浮现在他的面庞之上。换回了盔甲、摘下假发的金色闪电,再配上这幅表情,与之前男扮女装时的年轻贵族,判若两人。

     “安迪尔。”

     “你早就算好了,露娜。”

     女王的笑容在逐渐爬上天空中阳光的照耀下,几近天神。她扫了一眼金色闪电的军队,至少把重骑兵都消耗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算是不擅长骑兵战的天堂岛,也对付的了。

     “你本来就没打算瞒着,不是吗?”

     男人的目光沉下来,握紧了腰侧的剑,猛然抽出,锋利的剑身折射着血色的光芒。他不再与女王对话,而是看向了自己的士兵。

     “天堂岛的王者!”

     金色闪电的声音响彻在战场上。他握着剑的手不自觉的在颤抖,一夜的战斗,就算是他,也有些脱力。

     “你好大的野心,侵略我白霜领土!迫使我白霜居民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成为你的奴隶!”说着,他的剑尖遥遥指向露娜。

     他的话停了停。

     “不仅如此,亚马逊的女王。你勾引海王在先,破坏他与未婚妻的感情,后又与第一战士不清不楚,仗着自己那一张脸,你还想做出什么淫|乱无耻的事情来?!我的将士们,看清我们的敌人,对着这样的敌人,就算是死。”

     安迪尔一挥剑。

     “——也得死在战场上!”

     面对他犀利的污蔑,露娜只是冷冷一笑。她将垂在耳侧的乱发撩到后面,清脆的笑声极具穿透力,环绕在清晨的街道上。

     “我勾引海王,又和洛克乌混在一起。”露娜的声线跳脱,不看她身后的千万大军,这表情这语气,简直像是在和恋人撒娇,“你是不是忘了谁啊?”

     说着,她同样抽出腰间的佩剑。

     “你在天堂岛和我混在一起时候,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不和你的将士们说说?”

     安迪尔一张脸涨得通红,好像露娜那故意拖长的话语确有其事似的。他刚刚那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被女王这么一打岔,立刻没了效果。

     “你——污蔑!”

     露娜甩都不甩他,一挥佩剑:“射手大队掩护,骑兵队,随我进攻!”

     还敢拿着小白花放出的舆论攻势来攻击自己,安迪尔这可真是哪儿痛踩哪儿啊。这是嫌她憋着火不够吗。

     在无数射手的掩护下,露娜的骑兵队正式和安迪尔的骑兵相撞。女王黑色的披风随着风卷起,她的剑毫不犹豫的落下,简直像是冲击蚂蚁窝的螳螂,硬生生开出了一条血路。

     “女王!你慢一些!”

     慢一些?在骑兵的交锋之中,慢下半步,就是死!

     天堂岛的战士紧随女王身后,压过了金色闪电的军队。露娜躲过攻击,一路杀到安迪尔面前。

     她蔚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那止不住的杀意,甚至都无法收敛隐藏起来。女王高高举起剑刃,早有准备的金色闪电,同样扬起手腕。

     金属碰撞,露娜的笑容挂在脸上,这样的笑容,她在每次和安迪尔开玩笑时总是会流露出来。只是现在,那双眼中嗜血的色彩,让金色闪电不敢放松半分。

     “还嫌上次脸上的红印印的轻是吗。”露娜反转手腕,她的剑像以极其刁钻的角度收回,又极快的再一次落下,“娘、娘、腔!”

     安迪尔怎么能忘了!他无时不刻都在注意着露娜的手,以防那罪恶的剑像上次一样脱手打在脸上。男人一个弯腰躲过她的攻击,知道露娜受伤的他,毫不怜惜地向她的腹部袭去。

     露娜当然不会放任他攻击。剑身一横,安迪尔这点招数在女王眼前都不够看的。

     “你以为这样就算完了!”安迪尔明白露娜的态度,“只要白霜还叫白霜!你永无宁日!”

     哼,就这点水平?

     她的手腕一甩,另一只手也搭在了单手剑上。太阳升了起来,映照着他睁不开眼,那锐利的光芒在阳光下几乎能闪盲人眼。

     他本能地想迎剑想挡,但是当他适应了光时,那紫色的瞳孔骤然收缩。

     露娜竟然从马背上站了起来!她灵巧的身姿一跃,准确无误的扣住了安迪尔的脖颈,利用惯性,将他硬生生的从马上抡了下去!

     而与此同时,亚马逊的骑兵队,迅速高效的冲散了安迪尔的骑兵。

     胜负已定。

     安迪尔被露娜死死按在地上,女王的眼中闪着暴虐的色彩,她的剑并没有停下,只是原本对准金色闪电心脏的剑尖,毫不留情面的刺穿了他的肩甲。

     金属陷进皮肉的声音,让周围的战士都忍不住绷紧了肌肉。

     这一下,直接沿着安迪尔的锁骨下方穿透了他。男人呼吸一窒,整张漂亮的脸扭曲的不成样子,不过他到底是白霜的贵族,即便伤成这样,安迪尔也只是闷哼一声。

     “这是为了你刚才的胡说。”露娜表情冰冷,收敛起那轻浮的笑容,“再让我听见你拿着柯拉的废话到处招摇,我就做了你。”

     她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可剑并没有拔|出来。

     回应女王威胁的,是金色闪电带着痛楚的笑声。他毫无反抗的意味,那把剑几乎是把他所有的体力都带走了。男人低低的笑起来,他的脸就在露娜的眼前。

     两个人几乎是贴着鼻尖,在这样近的距离下,安迪尔闭上了眼。

     “你拔|出来啊,你敢说,有本事你就拔|出来。“他侧过头,断断续续的话语擦着露娜的耳边响起,“只要我还在,你休想在白霜安生一天,除非你不用我。”

     只要剑拔|出,血就会喷涌而出。那安迪尔注定要死在这里。

     除非你杀了我。

     安迪尔知道露娜不杀自己的缘由,她想用自己。从他在天堂岛被俘开始,金色闪电就在利用这一点——而露娜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只是女王需要白霜的情报,她才会答应安迪尔的条件。

     “就你这点嘲讽值。”露娜冷哼一声,“还想激我动手?”

     露娜终究还是没有管那把将安迪尔钉在地上的剑,她站了起来,环视四周。这场仗,她赢得漂亮。

     “有点眼熟啊,这样的场景。”女王讥讽出声,没有再看金色闪电一眼,“上一次在天堂岛,好像也是这么反转的——只是这次没了莉安娜。”

     她揉了揉额角,放松了彻夜紧绷的肌肉。女王转过身,刚刚上马,传讯兵挤过人群,停在了她的面前。

     “怎么了?”

     “女王大人。”女战士表情复杂,“艾西亚带着莱特的贵族逃跑了,她……逃向了白霜。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追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一气6000字的更新==+,就算补上昨天的啦!

     #露娜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以及附上自己画的大陆地图,参照着欧洲大陆画的。本来很正常的地图,被窝一标注怎么煞笔值飙升200%的感觉……以及如果地图和前文出现了BUG,一切以地图为主,我哪天得把前面的细节修一下,有不少BUG啊救命_(:3」∠)_</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