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42

     关也站在赵芳菲身边,跟张大小姐张檬对视着。

     他的面容平静中带着隐忍的愤怒,他问张檬,“我是谁家人?她为什么不能来?”

     因为刚刚哭得太厉害,张檬已经将原本精致的妆容洗掉了,露出了一张素脸,更能看见她眼中的红血丝,她瞪着关也仿佛看在笑话一样质问他,“你不跟我们一起住,难道还不要叫他一声继父吗?他对你没什么不好吧,关也,我知道你跟外面那个死丫头有来有往,你不会为了个□□的女儿,连继父都不要了吧。”

     显然那两个字刺激到了关也,他想起了赵小梨捉摸不定的行踪,还有那些隐隐的猜测,不由怒火冲天,“张檬,把嘴巴放干净点。”

     张檬却不屑地笑了,“干净?他们家里有干净人吗?”

     说完,她便一把推开他,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关也当即便拔腿跟上,却被赵芳菲死死的拉住,这个不曾对他和赵小梨之间的关系有过任何评价的女人,现在满脸都是愤恨,“你要干什么去?去护着那丫头?她妈妈杀死了你张叔,那是我丈夫,是你弟弟的爸爸,关也,你不会这么良心吧,不准去!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妈,不准去。”

     她死死的扯着关也的衣襟,关也却不能蛮力的挣开,只能低头跟她妈商量,“她一个小姑娘,张檬那么混,你又不是不知道?伤了人怎么办?”

     她妈眼睛里已经是一片怒火,或者是,当师惠推着张鹤堂在芳菲衣饰落下的时候,她眼睛里就已经充满了一片怒火了,这片火烧光了她的理智,让她成为一个充满了愤怒的人。她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儿子,“伤了就伤了,死了张家也有本事办成正当防卫,这是他家欠我们的。”

     那股子狠劲儿,让关也生生地打了个抖。他边挣扎边往外看,张檬已经站在了赵小梨的面前,她的跟班已经将赵小梨围了起来。他已经来不及讲理了,狠狠地直接脱了被拽住的外套,冲着他妈质问一句,“你觉得一个女人不好好活着,为什么要杀张鹤堂,他无辜吗?”

     他冲了出去。

     外面,赵小梨平静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女人,她身边跟着两个男人,都是穿的便装,应该是保镖,一来就将张戈隔开了。这个女人刚刚居高临下地喝斥她,“你居然能这么平静的坐在这里,我的爸爸死了!你竟然一点都不愧疚!”

     赵小梨这辈子经历过不少这样的情形。她虽然学习好,可却是单亲家庭,有那样一个妈妈,小孩子们最是势力的,他们羞辱她取笑她,甚至围起来绕着她转叫她小/婊/子,这都是她经历过的。她从那样的生活中厮杀出来,最终成为起码不被学生欺负的存在,不知道经历过多少这样的情形。

     她原先的选择是,如果只是挑衅,便装作不知道,如果要打架,那么便一击得手。

     可今天,她却无法再若无其事了。

     她的妈妈,为了她放弃了生命,杀了那个人渣,她怎么可能在人渣的女儿面前示弱?

     她慢慢地抬起了头,站了起来,跟这个不过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平视着。仿佛是看笑话一般,张檬不屑地向前走了一步,跟赵小梨脸对脸,她身后的保镖下意识的向前走,将他们围在了一起,只要小梨有任何威胁的动作,他们都可以阻挡。

     她们的差距太大了,对面的女孩即便洗净了妆容,可也是看到她脖子上的钻饰,身上的名牌服装,手中的名牌包,脚下的名牌鞋。当然,还有她身边这两个保镖。

     可小梨呢!她穿着球鞋,校服裤子,还有那件关也买给她的黑色羽绒服,站在张檬面前,就跟个灰鸭子一样。

     许是这样的落差,让张檬觉得赵小梨一点威胁都没有。她抬起手毫不犹豫的冲着赵小梨扇了过来,“小/婊/子!”她怒骂道。

     没人想到的是,赵小梨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大家小姐精心保养的手和赵小梨常年做活的手自然是不同的,张檬很快就发现,自己不能移动分毫。而她眼前的女孩,却没有放手的意思,甚至,她还说,“我是小□□,我妈是□□,如果张鹤堂那么清白,怎么会招惹到我妈?该道歉的应该是张鹤堂!他才是个道貌岸然的卑鄙小人!”

     张檬显然被激怒了,她狠狠地甩动着手,想要挣扎开赵小梨的钳制,可惜,她压根没有这个力气。这让她更加暴躁起来,她一边冲着旁边的人打眼色,一边怒骂,“你妈那么贱,谁知道她是不是妄想纠缠我爸拿钱!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为了钱什么都能卖!更何况你妈都卖了这么多年了,早就没有廉耻心了。我爸就是太好心,居然让这种人来公司,给她走正道的机会,你们这是恩将仇报……”

     她的话音未落,就听啪的一声,赵小梨用空闲的另一只手狠狠地扇在了她的脸上。

     张檬整个人都懵了,旁边的保镖这才反应过来,冲到了两人面前,一个人扯开了赵小梨,一个将张檬护住。

     保镖的劲儿太大了,即便是短暂的接触,赵小梨也感觉到自己被扭到背后的双臂不可控制的疼痛起来,她被像只老母鸡一样插着翅膀狠狠地压到地上,脸贴在了地面上。

     她听见张檬走过来的脚步声,然后这个女人用手狠厉地拍着她的脸,“敢打我?你知道不知道张家是干什么的?你知道不知道我就算在这里把你这样,也没人敢管?不想让别人说你妈是□□,你信不信,我保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个烂货,还有你,也是个烂货!”

     她说完就站了起来,命令道,“把她拖到我爸那里,让她给我爸磕头。不,”很快她就改变了主意,她恶狠狠地说,“把她弄到外面,把衣服脱了,让她跟她妈一样当当□□。”

     赵小梨几乎立刻挣扎起来,可她如何能够挣脱的了一个大汉呢!

     很快,她感觉自己仿佛是包货物一样,被拖动起来。她用脚不停地蹬着地,试图延缓速度,她还想大声地喊出来,却被人捂住了嘴。

     她一直以为张鹤堂只敢暗着来的,可万万没想到,原来,他们也可以明着来。

     ……

     张也一挣脱赵芳菲,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几乎想也没想,直接就扑了过来。他是赵芳菲的儿子,过年过节会出入张家,保镖都认识他,更何况,他是警察,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

     几乎下意识的,保镖停了下来,关也一把推开他,将赵小梨抱在了怀中。他冲着张檬怒道,“你够了!这里是警局,你想闹事吗?”

     张檬显然并不怕他,瞪眼看着保镖,“没听见我的话,快点去做!”

     倒是张戈配合默契,直接叫了几个兄弟过来,张檬还没摆出架子,就听见关也皱眉道,“都关起来。全部戴铐。”

     ……

     张檬和赵芳菲不服,但好在知道这里不能闹,很快安静下来。此时此刻双方家人肯定不合适在一个大厅下,关也带着赵小梨,就去了陆雪他们那边,找了个空房间坐了下来。

     赵小梨不说话,脸又红彤彤的,刚刚没少被打。关也也没直接开口,而是翻了个急救包出来,拉了凳子坐在她面前替她上药。

     酒精涂抹到红肿的脸上,赵小梨略微有些闪躲。关也看她有动静了,这才教训她,“她人多势众,你不能稍微忍忍,等我来了啊。这样多吃亏。”

     赵小梨不吭声,可关也能看出来,她就像是个河豚,如今气大发了,整个人鼓囊囊的。

     他干脆又拿酒精擦了一下小梨的脸,刺痛让赵小梨终于发出了一声嘶,关也再说她,“你信我好不好?我不会害你的。建设局的小区以后不要去了,你书包里的东西都收拾起来,就当没有产生过念头好不好?”

     赵小梨抬头看了一眼关也,他一脸的真诚。她问,“你还知道什么?”

     关也有些为难,可赵小梨就那么看着他,他无法逃避。何况,有些话总要说清楚的。

     他左右看了看,确认屋子里没人,这才说,“施恩军,陈宇斌和张鹤堂是一伙的吧。施恩军拉皮条,介绍你们给他们认识,从而收取钱财。你和郁青决定反抗,施恩军的药是郁青放的,可元旦那天是你提议买了百合送给校领导,引他犯病的是你。

     郁青那两部手机也不是一开始就在身上,你那段时间经常去他家,有一次陶慕带你去,他半路跑了,你是那时候把自己的手机给她的吧。她给陈宇斌约了时间,你去动的手。郁青应该不那么快死的,她应该是计划和你把张鹤堂除掉才自杀的,只是因为我们提审了她父母,她觉得暴露了不想面对世人眼光,才这样做的。

     你两次去建设局的那间房子,书包里有大量的胶带等物品,我不知道你准备怎么办,可料想用到了这些东西,肯定不能像是过去一样了无痕迹,你是要死拼了吗?

     你恨他,我理解。可如今他死了,不管阿姨原先什么样,可她真的是为了你才这样做的。小梨,就当没发生过,我会护着你,劝我妈他们那边收敛的,将这个案子就这么了了,日后……做个普通人吧。”

     他这话藏在心中并非一两日,从郁青出事的那天这些疑惑的种子就已经生根发芽了,只是他不敢信或者不愿意信而已。可时间越长,证据越多,他不是没有痛苦过,夜里看着爸爸和哥哥的遗像,他会觉得自己愧对他们,愧对自己的职业。

     可当再次看到赵小梨时,那股子愧疚就不见了。不仅仅是喜欢,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愤怒,不是对赵小梨的,而是对那群人渣的。难道有钱有势就可以这么肆意妄为,就可以这么毁了一个女孩的一生,那时候他只知道有陈宇斌和施恩军,而今天,他知道有了张鹤堂,他还想问,你也有女儿啊,人渣。

     当同情战胜愧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跟踪赵小梨,生怕她真的再动手——第一次建设局遇上就是这么来的。

     他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师惠死了,应该是伤心的吧,的确是很难过,可也有一种放松,他觉得自己不再正义了,不再心底无私了,他变成了个自私的人,他想的是,虽然很遗憾,可小梨安全了。

     这种自私让他自己都不能原谅,更遑论说出口。但为了赵小梨,他依旧是说出来了。如果要承担愤怒的话,他宁愿自己承担,而不是让小梨生活在愧疚里。“别让阿姨白费了心思。”

     “我妈翻过我的屋子,”赵小梨终于开口了,“年前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她不合格,看不上她,认为她除了懒还会偷我的钱,我只查了放钱的箱子,没有去看我的日记本。其实有端倪的,她挺不正常的那段时间,我却压根没注意,还指责她偷了我的生活费。”

     关也想要抬手抚摸抚摸她的后背,去安慰她。可赵小梨躲过去了,“我也想当普通人,”她平静地声音下仿佛藏着无尽的怒火,“可就让张鹤堂这么死去吗?我妈是勾引他失败而恼羞成怒的□□,他不过是个无辜的受害者,这样放过他吗?”

     “你想做什么?”关也觉得有点不好。

     “让他们身败名裂!”赵小梨看着关也一脸紧张,不由笑了,伸手去抚平了他眉间的皱纹,“别担心,我会保护好自己,只是名声会不好,你可以离我远点的。”

     “不,我都会在的。”关也叹口气,肯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