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34

     因为鉴定报告出的早,所以关也到的时候,也不过十点钟。

     八成是一直留心着,他才一敲门,门就开了。橘黄色的灯光将赵小梨的身影投射出来,走进了才能看到她在笑呢。关也很少见她这样灿烂的模样,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倒是让师惠咳嗽了两声,弄得他连忙扭过了头。

     师惠冲着赵小梨吩咐,“去弄两个菜,大年夜的,不吃剩菜。”

     赵小梨就哦了一声,扭头进了厨房。

     师惠就连忙招呼关也坐,这屋子太小,他转不开,往前走了走,又退了回来,坐在了餐桌前。

     赵家他来过很多次,都是在门外等候,却从未进来过。他曾经想过里面是什么样子的,譬如说,灯的颜色是橘黄色的,那就应该是普通的灯泡,从而推断,屋子里应该是没有装修过的。可他也未曾想过,会是这样的简陋。

     这间客厅应该是隔出来的,地方也就三四平米的大小,只摆了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墙上吊着一个21寸的液晶电视,算是这屋子里最洋气的东西了。白墙水泥地黄色灯泡,大概还是八十年代搬进来的样子。

     两间卧室,他猜想跟客厅一体的这间是赵小梨的,而敞着门有着一张一米八大床的,是师惠的。

     大概是他打量的太认真了,师惠往前推了推水杯,“喝水,小关啊,怎么大年三十还这么忙?那个案子不是破了吗?我今天还骂了施恩军他老婆一顿呢。”

     关也遇见工作一向嘴严,“哦,还有后续程序。”

     “这就算结案了吧!”她八卦的打听着,“你们真是太辛苦了。”

     因着每次在门外听,师惠都是口无遮拦问些上没上船的问题,在关也心中,师惠的形象一直就是个卖弄风尘的女人,他可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师惠能这么普通规矩的跟他说话,这让他有些尴尬,略微后缩了缩身体,“应该的,都是工作。”

     大概瞧着他嘴严,师惠套了两次近乎就停了下来,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厨房里老式油烟机嗡嗡嗡的响声。关也悄悄的望过去,可惜赵家的厨房还是老式的木门,赵小梨在里面躲藏的严严实实的,他一点也看不见,只好扭头回来,就跟师惠若有所思的目光对视了。

     师惠了然的笑笑,关也倒是闹了个大红脸。

     “那个……我就是觉得,不用太破费了。”

     “没事,你照顾她挺多的,她做点饭给你应该的,以后还要托你多照顾她呢!你也知道,我没什么本事的。”

     这话倒是让关也惊奇,觉得师惠似乎也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只是他的回答还没说出口,师惠就往前探了探身体,谄笑着盯着他说,“听说你家里是开公司的,你也知道我上个工作黄了,能不能帮我找个工作?”

     这下子关也更诧异了,“那不是我家的,您不是……”他想说你不是不工作吗?可这话如何说得出口。还好师惠善于察言观色,立刻摆手说,“不是这丫头不愿意吗?小时候还可爱点,现在一天拉得脸比一天长,我养大了她,就拿了她五百,她冲我发火。我还没找她要赡养费呢!怎么不是你家的,我听说你妈手里都有店面呢!”

     她说话又不敢大声,在关也耳朵边嗡嗡嗡的,就跟个苍蝇似得。赵小梨寒假都打工,她却连女儿的钱都拿,关也心里厌烦,可转头一想,若是真有个工作,对赵小梨也好。不由软了口气,“你能干的有限,清洁工干不干?”

     师惠显然是不太愿意的,撇了撇嘴,关也就说,“那没别的了。”

     “那就这个吧。你可要找个舒服的地方,没空调没暖气太脏我可不干。”

     关也也不敢给她这样的地方,毕竟害怕她中途溜掉。他点点头,“知道了。”

     赵小梨正好端着饺子出来,听见就问,“什么知道了?”

     关也还没说话,师惠就摆摆手,又变了脸,“我让他吃完早点走,要知道避嫌。”她阴阳怪气地说完,自己就进屋了,还把门嘭的一关。

     这女人变脸可真快,关也终于将门外听到的师惠和见到的师惠合二为一的感觉,这才对嘛?刚刚都是幻觉。

     赵小梨手艺不错,做了四菜一汤,饺子馅也调的好,他这两天加班没怎么吃好饭,这会子却是狼吞虎咽,几乎扫光了全桌。中间师惠出来好几趟,他俩也没法说句话,等着吃完了,赵小梨刷碗,厨房小转不开,就挺羞涩的跟他说,“你进我屋子里坐会儿吧。”

     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觉得嘴角不由自主地想要往上扬,连那声嗯都带着三分笑意,让赵小梨扭头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关也只觉得脸上腾地一下就热起来,整个人结结巴巴的再也说不出话了,比量了一下,连忙进了赵小梨的屋子。

     赵小梨的屋子跟外面却是两个风格。明明还是白墙水泥地,可却有种简约美的感觉。所有的东西摆放整齐,擦洗的干干净净,尤其是床上用品,应该是花色的,可却洗的完全泛了白,窗台上还养着颗白菜根,已经开花了,趁着这屋子格外的清雅。

     他仔细看了看书桌上,都是些学习用书,还有一本《飘》,单独躺在桌子上,挺旧的版本,赵小梨显然翻得比较多,已经很旧了。

     他拿了出来,坐在椅子上看,手一翻就到了最后一页,就看到了那句“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赵小梨显然也很喜欢,下面被指甲画了掐出了重重的痕迹,仿佛那双手,在这句话下重复了千百遍。

     他能够想象的到,这样一个女孩,有多么渴望脱离这个环境的那一天。

     他叹口气,珍而重之的抚摸着这页书。队里的分析他全部都参与了,自然也听得清清楚楚。张戈的话言犹在耳,当时他下意识否定了,可如今静下心来,他也知道,施恩军对赵小梨的下手的可能性有多大?

     感情让他盲目,但他的职业让他理智。

     他一方面侥幸地想着,说不定施恩军还没来得及下手,毕竟赵小梨看着都很正常,而且她那么聪明,一定会想方设法躲过去的。可理智却让他怀疑,郁青要保护的人,是不是赵小梨?郁青的信包揽了罪名,同样也露出了线索,如果数学课代表是施恩军掩护的手段,那么赵小梨也是啊。

     她们从小一个学校长大,半年前才因为郁青的刻薄彻底翻脸——很刻意,而那个时间段,应该就是郁青怀孕的时间吧。她们是不是那时候就有了计划?两个女孩子竟然隐忍到如今?

     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关也心中就有些隐隐的疼。他知道自己变了,若是原先,他肯定会暗骂凶手的狡猾奸诈,而如今,他第一反应是想到,究竟是受了多大的痛苦,才能让她们下定这样的决心?

     “你也很喜欢这本书啊?”赵小梨不知道何时进了门,关也的思绪瞬间收回,将手中的书合起来放在了一边。

     “我妈刚刚没说什么吧!她如果提了不合理的要求,你就当没听见吧。她那个人总是不靠谱。”赵小梨显然是一直想着这事儿,才让他进房间等着的。

     “没有。”关也胡乱的答着,他认真地看着赵小梨,心中的各种猜测让他看向赵小梨的目光有些深沉。这样的注视显然不可能被忽略,赵小梨冲他笑了笑,“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关也问道:“小梨,郁青跟施恩军的事儿,你之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