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38

     五点的时候,赵小梨做好饭关上了关也家的门。路过菜市场的时候,她照旧进去买了颗白菜,回到家五点半,她洗了白菜,与粉条和过年炸好的丸子炖在一起,等着关了火,是六点整。

     这时候,她才匆匆洗了手,手机发了条短信给那个人,“我自己去老地方。”然后去卧室箱子里找出了个鼓囊囊洗的发白的书包,将手机塞进去,背着出了门。

     那地方离这里不过二十分钟的路,不过师惠今天白班,正常六点十分到家,她要赶在师惠到家前出门。所以出了小区,她的步伐就没那么紧张了,慢慢地在路上走着,就好像寒假里补课回来的学生。

     那地方是在一个老旧的小区里,是建设局的宿舍,年代比起赵小梨家的房子也不差多少,只是位置好了些,这些年大量的转卖和出租,这里面住的都是些外地人了。没有物业和保安,没有监控,隔壁的住户可能三个月换一次,谁也不认识谁。

     她沿着街边如同影子一般溜了进去,然后在一个个淡漠的行人中穿梭,找到了八号楼,准备转弯上楼的关卡,她听见有个声音叫她,“小梨!”

     她一向听力出众,声音听过便忘不了了,几乎不用想,她便知道,这是关也。

     可她仿若没听见一样,照旧往前走,路过了八号楼,走到了九号楼,穿进去,关也追了上来,拍了她的肩膀,“小梨?”

     赵小梨扬起了惊讶的脸,“你怎么在这里?”

     关也的脸上是还没消散的着急的模样,他的手有些紧的捏住了赵小梨的肩膀,故作轻松的说,“哦,我回家想起有东西要买,就来这边的大超市,看见个影子像你,就追过来了。你怎么在这里?”

     他回答完,将这个问题抛给了小梨。

     真是个难题啊。

     小梨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你……这么关心我啊!”

     一句话,关也的脸红了,他结结巴巴,“我……我……对,”似乎鼓足了勇气,“我关心你。我……”

     再多的话,他却也说不出口了,赵小梨也不需要他说,“我知道,项链很好看,我很喜欢。”

     “可你没收。”关也显然是回过家了,他的口气里有不少落寞伤心的感觉。

     “不,不是,”赵小梨偷偷瞄了一眼表,已经六点四十五了,“我家里不适合放这样的东西,是暂时存在你那里的,我收了。那个,我也是去超市的,院子里的阿姨说今天超市卫生纸特价,要不我们先过去,我怕抢光了。”

     这里的确是条近道,原本那个大超市在另一条街上,需要绕行才可以,但这个小区没有物业保安后,前后门通畅,直接穿过去要省不少时间。

     关也认真地看着赵小梨,他叹口气,选择了相信,“走吧,我的车还停在街对面呢!”他匆匆看到赵小梨的身影,直接就停车跨马路过来的,车子这会子还不知道有没有被罚单。

     赵小梨就很顺从的点点头,“好啊。有车正好可以多买点,好像是特惠,可以屯点东西。对了,你家缺什么吗?我可以一起帮着买,你太忙了,这些平时顾不上,不知道那些东西好用吧!”她小声的嘟囔着,像个小管家婆。

     关也却打心眼里高兴起来,他喜欢赵小梨参与他的生活,也喜欢和赵小梨一起挑东西的感觉,他觉得那像是一家人,于是毫不客气地说,“是啦,卫生纸也没了,等会多抢两袋,洗衣粉香皂和洗头膏也见底了,鞋油似乎也没了……”

     他似乎要把家里的东西都数落一边,赵小梨想起他家侧卧柜子里的那堆日用品,也不去揭穿他,只是带着笑听他扯。

     路过门口的时候,一辆挺普通的桑塔纳开了进来,路过小梨的时候慢了几分,小梨不留痕迹的瞄了车子一眼,然后就跟没看见一样,跟着关也出了小区。

     到的时候,超市里的抢购还在进行,人虽然没有白天多了,可依旧在结账处排出了长长的队伍。赵小梨买了两提卫生纸,顺便帮关也扫荡了一堆日用品,结账出来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关也原本还想跟她多处一会儿,可这个点实在有些晚,于是直接将赵小梨送回了家。

     许是因为介绍工作的原因,师惠对关也的态度好了很多,瞧见他就将人迎进门,还问了一串去哪里了,也不知道留张条,你们谈恋爱我没意见的话。关也自然是受不住的,连忙就告辞了,倒是师惠跟在赵小梨屁股后面感叹,“这男人动不动脸红的跟猴屁股似得,他是处男吧。”

     赵小梨压根不会理会她,直接往自己屋走去。

     师惠跟在她屁股后面嘟囔,“我跟你说,你别以为只有女人这样,男人也很讲这个的,对破他处的女人记忆深刻着呢!何况关也那孩子,人又好,心底也善良,你要是跟了他,他才不会……”

     赵小梨猛然回过了头,盯着她妈。她的眼神是带着侵略性的,让师惠猛然闭了嘴,赵小梨这才说,“太晚了,我要换衣服睡觉了,妈你也睡吧。”直接关上了门。

     “这死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门一关,师惠就做了个捶门的动作,可她也只敢这样了,小梨从来跟别的孩子不一样的,她九岁就敢拿着菜刀要去剁欺负她的小孩,那时候谁不知道赵家的小丫头厉害,也就是这几年她大了,才收敛起来,闲话也少了。

     可师惠自己知道,她倒是越来越觉得赵小梨厉害了,是那种不露声色的厉害。

     因为没人敢欺负她了。

     她摇摇头,瞧见赵小梨是真不准备出来了,只能关灯回了屋。

     屋子里的赵小梨等到外面灯暗了,这才关了窗帘,锁了门,拿出了书包中的手机——她到了超市去了趟厕所,匆匆忙发了条短信解释——“路上遇见熟人,今晚见不了”,然后调了静音。

     一路上她也担心这人暴躁,这人脾气一向不怎么好,喜欢一些很极端的东西,赵小梨虽然不怕他,但是有种生理性的慌张。

     果然,那人是看见她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通情达理了许多,他回了句,“明天听我指挥。”

     时间是两个小时前,几乎是她发过去短信,这人就回了。

     难得的及时,真是奇怪啊。

     赵小梨回了个,“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