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35

     “不知道。”赵小梨说话的时候,还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他。

     她向来与别的女孩不同,即便是遭遇了最难堪的时刻,她也不曾哭泣,何况只是一个问题。她的目光平静的仿佛冬日里的南湖,湖面完全冻住了,没有丝毫的波澜。

     关也叹口气,他知道自己这个问题问得有多傻。这种事当事人肯定要极力隐瞒的,如果一个学生都知道了,那学校里就没有秘密了。还有一种可能,赵小梨真的参与其中,她怎么可能轻易的说出来呢!

     可他有种说不清的失望,如果……如果赵小梨能信任他就好了,可信任他,他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要背弃自己的信仰吗?背弃两个字一出来,他便激出了一身冷汗。

     可惜没有。

     关也再不愿意接触继父一家,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他不是张家人,大年三十可以不在张家过,但毕竟是他妈的儿子,初一是要拜年的。更何况,赵家就母女两个人,他一个大男人待久了也不好,略微坐了坐,他就回了家。

     洗个澡睡觉,躺在床上的时候他还想着赵小梨,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自然是忙碌的一天,老家里初一讲究上坟,他爸和他哥都葬在烈士公墓,他五点就起来开车去了郊外,陪着他爸他哥喝了点酒,聊聊天,说说心里的悸动,回来也都七点多了。然后又上楼去把买好的年货搬下来塞到箱子里,开车去张家。

     张鹤堂在南城赤手可热,这时候早就宾客盈门了。

     关也的破车往张鹤堂的别墅跟前一停,简直是格格不入。两个开奥迪拜年的,还挺诧异地瞥了他一眼,虽然没说话,那目光也意味分明,“这家伙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关也压根不搭理他们,下车从后备箱里将买的烟酒拿上,直接就进了房子。屋子里倒是井然有序,张鹤堂在接待宾客,他妈在忙着指挥上茶上糖,一副贤内助的样子。有人进来前面的客人就站起来告辞,一*的,关也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博物馆,那里面的文物不就这样吗?

     他也知道这想法挺不对的,忍着没笑。此时那两个奥迪男已经冲着张鹤堂走了过去,张鹤堂一打眼就瞧见了后面的关也,连忙招呼他,“小也回来了,放下东西帮忙招呼。”

     关也就哦了一声,往里走到厨房那儿,正瞧见沏茶的他妈。他妈穿了件不知道什么材质的连衣裙,特别的轻软还显瘦漂亮,头发做得也漂亮,看起来就跟三十多似地。他突然想到了他爸活着的时候,过年他妈也就一件羽绒服,每次她总说,“你爸这点工资,饿不死人就不错了,商场里一件衣服七八百,哪辈子舍得买一件。”

     如今看,他妈怕是早就看不上商场的衣服了。

     不过也好,他原先觉得他妈不厚道,他爸明明很好的人,为什么就不能过。可如今看到赵小梨他知道了,虽然环境不一样,可不喜欢的,终于是要努力挣脱的。他能理解赵小梨的奋斗,因为那个环境实在是太差了,可他原先却没想过,彼之砒霜吾之蜜糖,警察妻子或许对于他妈来说,就是世界末日的环境呢。

     他伸手上去抱抱他妈,说了句,“新年快乐!你又漂亮了!”

     赵芳菲简直惊呆了,多少年,这个儿子没有这么亲密她了。她几乎激动得不能言语,许久才结结巴巴的说,“你这孩子……越大嘴巴越甜。”她转头塞了干果在关也手中,“你吃着,我给他们送水过去。”关也还想去,赵芳菲哪里肯,“呆着吧,忙了一年了,就歇这两天。”

     外面的客人一波接一波,到了十点才算停下来,可还有电话拜年的,张鹤堂照旧忙个不停,不过没客人了,他妈倒是有时间跟关也聊天。

     关也问,“大小姐呢?”

     大小姐自然指的是张鹤堂跟前妻的女儿,比关也小一岁,已经谈婚论嫁了,可没嫁出去,今天应该在的。

     赵芳菲摇摇头,“出去旅游去了,跟着一帮闺蜜,说是婚前不去婚后没机会。你弟弟,”他弟弟就是他妈跟张鹤堂生的儿子,今年才七岁,起了个特别老成的名字,张嘉诚,显然张鹤堂所图不小。“他爷爷奶奶想他,放寒假就接老家去了。”

     他妈说完才问他,“最近怎么还这么忙,我瞧你瘦了不少。”

     关也不想说队里的事儿,何况他妈也不爱听,就问他妈,“你总部还缺个保洁员吗?”

     他妈生了张嘉诚后,一直没工作,天天在家闲的难受。张鹤堂就给她开了间服装店,没想到他妈做生意还不错,这两年在网上开了旗舰店,已经请设计师自己生产了,不过算不上什么知名牌子。为了形象,她在市中心最贵写字楼租了店面做总部,那里的确装修高大上,符合师惠的要求。

     赵芳菲就拿眼看他,关也只能解释,“有个朋友他妈,没工作了,托我找个活。警局里又不招保洁,这不找你了。”

     赵芳菲问,“做保洁?”

     “就这个就行,不过环境好点。”关也第一次跟亲妈提要求,还有点别扭。

     越这样赵芳菲越不能拒绝,她怕第一次拒绝了,这个儿子就真不好意思跟她再开口了。点点头,“成啊,让她来就是了。”

     关也就松了口气。即便中午饭桌上就他和他妈、张鹤堂三个人,都没觉得特别的尴尬。倒是张鹤堂对他挺关心的,“听说案子破了,是那个南中的女学生干的?”

     关也就想起来,陈宇斌的事儿一出,张鹤堂就连夜找过他,说是多年的好朋友,他担心。可这次,关也的心却提了起来。郁青的尸检已经出来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施恩军和陈宇斌的,他们还有同伙。而且极有可能,是陈宇斌这样的有身份地位的人。

     他看向张鹤堂的目光就审视起来。

     张鹤堂在南城的名望虽然不及首富朱成功,但也是数得着的人物。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在圈子里的名声特别好。

     这个人很重情,这么多年从未有过什么绯闻,他的前妻跟他白手起家,两个人感情就十分好,只是天不遂人愿,十年前前妻重病去世。

     他两年后才又结婚,娶得也不是什么美少女,而是一位烈士的妻子。这些年来,他跟赵芳菲伉俪情深,不但生育了张嘉诚,还经常四处一起做慈善顺便秀恩爱,若说南城富豪的典范人物,张鹤堂肯定要算一个。

     这世界上不缺乏有恒心毅力的牛人,原先关也虽然对他妈改嫁不爽,可对张鹤堂这个人选却从未不满意过。

     而如今,他看着张鹤堂探究的眼神,和因为提问而静止在空中的筷子,心中的怀疑不可抑制的胀大起来。

     他不在意的回答,“没有,又有点新状况,还在侦破,还要忙一段时间。”

     张鹤堂的眉头显而易见的皱了起来,“你们也是的,不是遗书什么都交代了吗?都是她干的,怎么还在调查?”

     关也试探道,“这种事不是随随便便就结案的,万一不是她做得,放跑了凶手,岂不是有人更危险?”

     张鹤堂明显愣了一下,“啊,也对,就是宇斌家里也不想拖太久,这事儿毕竟不光彩,快点处理完过去就过去了。”他关心地问,“郁青不是凶手吗?”连赵芳菲都说,“是啊,不是她干嘛要认啊,这又不是好事。”

     “没,就是走程序,总要一点点的核对无误才能结案。”关也笑笑,“办案难,卷宗更难。”

     张鹤堂正色道,“这倒是,马虎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