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40

     显然是出了不得了的大事,司机说完了就挂了电话,连一句解释都没有。

     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赵小梨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也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事儿出的太突然了。

     张鹤堂这个人她是知道的,这人一向是冷静细致,施恩军和陈宇斌都觉得她们小姑娘翻不出手掌心,所以一向没有遮掩,说话也是大大咧咧有什么聊什么。但这人不一样,他从不说自己的事情,从来不留一点把柄,即便是施恩军这样知根知底的人,他也不曾在他们面前,对自己和郁青动手动脚。

     她看了一眼这间不大的房子,张鹤堂向来是在这样隐秘的没有外人的房间里,才会露出本来面目。

     所以,施恩军和陈宇斌是最容易除掉的,因为他们都暴露了自己的弱点。而张鹤堂反而最难,他喜欢什么,害怕什么,她们一无所知,就连他的身份,也是陈宇斌偶尔不经意间露出来的。

     这样缜密的人,能出什么事呢!

     可她并不能猜出什么。这个地方也不应该久留。

     她将凉水壶提到了厕所,将水完全倒在马桶里,里面泡着的几片柠檬也拿出来撕碎了扔了进去冲走,然后又用流水将壶里里外外来回冲洗了不下十次,这才将它放回原处,背起书包,关上灯,出了门。

     她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关也的家中——她今天请假的时候就说了,今天要在家里收拾收拾书,只能给他做晚饭。她在途中还买了菜,只是没想到一进门,竟看到关也坐在沙发上。

     赵小梨心里一突,但随即就稳稳抓紧了手中的塑料袋,“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今天不忙吗?”

     关也却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她,在赵小梨的记忆里,关也从来都是温和的,即便是第一次见面,他都不曾用这样的目光打量过她。她有些奇怪地笑笑,“你怎么这么看我?”然后就往厨房走去,边放东西边说,“我买了豆角和切面,今天做焖面吧。你不是挺喜欢吃这个的?”

     “你没在家收拾书。”关也从她背后肯定的说。

     赵小梨的手一顿,继续理着东西,“收拾了,收拾到一半觉得闷得上,出来逛了逛。”

     “不是出来逛吧。”关也继续说,“林汉民说你早上九点半就出门了,坐了一辆老桑塔纳,不知道去了哪里?你坐的谁的车?你去干什么了?”

     躲过了摄像头,居然还是被人看见了。赵小梨有些懊悔当时没更仔细一些,可她也知道,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院子里那么多认识她的人,她不可能都避过去。她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扭过了头,去看关也。却发现他的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满了,这家伙虽然抽烟,但从不过量,这是她第一次看他抽这么多。

     若是平常,她会上前将烟夺过来——他们之间已经熟稔到这种地步了。

     而今天,她没有。赵小梨只是站在原地,看着那个被烟气笼罩的男人,问他,“你怎么跟林汉民又说话了,他向来嘴巴里没真话的。”

     “他说车牌号是9326,而上次我在建设局宿舍见到你时,路过的那辆桑塔纳的车牌号也是9326。我从小喜欢车,没事就在街上看车牌,对这些东西向来敏感。”关也隐在烟雾里,看不清表情,“我去了建设局,不过没看见那辆车,想来是早开走了。”

     赵小梨并没有松口气,她知道的,既然关也选择说出来,那么肯定还有转折。

     果不其然,关也放下了手中的烟,狠狠地扎在了烟灰缸里,然后站了起来,俯视着她说,“我没看到车,却看到你从八号楼走出来。你走的特别小心翼翼,不停地看四周,显然是怕有人发现你,不过你的反侦察能力并不算很强,我一直跟在你身后,看到你进了菜市场,才取车开回来。”

     他向前一步,赵小梨退后一步,“上次我在那里看到你,你说是抄近路去超市,也是去那个地方吧。你是去找谁了?你有秘密瞒着我。”

     赵小梨真是想说我有的,有很大很大的秘密,大到连亲生母亲都不能说,自己夜里都会惊醒,生怕梦话说出来。

     可是她不能,她对面的这个人一家子都是警察,如今在房间里,还有他爸爸和哥哥的遗像,他最近进入刑警队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让他出外勤,他是费尽心思才进去的,她怎么能说呢!

     她对关不是没有信任,可她并不能肯定当这份信任和他的信仰哪个更重要。更何况,郁青已经为她扫除了所有的嫌疑,她并不需要暴露自己,那样,郁青的死算什么?

     她慢慢地又退了一步,决定还是不露声色。

     “是替郁青去的,她……”她的话没说完,因为关也又向前了一步,将她堵在了桌子和关也中间。男人呼吸间吐出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脸上,热乎乎的胸膛贴在她的身上,他们之间已经近得没有距离了。

     在这样短的距离中,赵小梨抬眼即可看见关也满是红血丝的眼睛,那里面倒映的全部都是她,充满了关心和痛苦,这让赵小梨的胸口有些闷闷的,她想说些什么,可有些话却是永远都说不出口的。

     好在,关也替她问了出来。“你……你和郁青,是一样的,对吗?”

     这句话就是泄洪的大坝,一旦打开,就一泻千里,再也收拢不住了。

     “他们欺负你了对不对?你们没办法才反抗的是吗?郁青的孩子不是施恩军和陈宇斌的,还有其他人是吗?是谁?你在想办法对付他是不是?”

     他盯着她的眼睛,声音不由自主地带着颤抖,问得那么的痛苦,仿佛每句话都扎在他的心口。

     他是疼的。

     赵小梨知道此刻被暴露了,她应该绞尽脑汁蒙混过去的,可她此刻想的竟然是这个男人竟然没有嫌弃她,可真是个好男人!跟这样的人生活,一辈子都会过的幸福吧。如果骗过他就好了,像她妈说的,说不定大学就可以结婚生孩子了。

     可惜,他知道了。

     她猛然间笑了,那笑容太灿烂了,连关也都愣了一下,然后就瞧见赵小梨抬起脚,慢慢凑了过来。他的身体都僵掉了,然后这个女孩,用那双微笑的眼睛跟他对视着,轻轻地亲了他一口。

     啪的一声。

     柔软的唇一触即离。关也随即就感到一股大力袭来,赵小梨竟然将他猛然推开,她拽起自己的书包,往前跑了几步,扭回头来说,“你怀疑什么,自己去查!我没有。”

     她怎么可能承认呢!

     只有她见了郁青最后一面,那个丫头说我死了你就可以活了。

     郁青帮她留下的生路,她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不要了呢!要死,也要杀了张鹤堂再说。

     她转头往外走,却听关也追着她喊,“小梨,你妈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