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关也
    2

     班主任虽然说得信誓旦旦,但终究没拿到那沓卷子。

     补课变成了自习,等着上午第三节课上课的时候,代课的王老师又抱回了一沓一模一样的卷子,说是跟第四节课的英语老师换了课,再延长二十分钟,凑够了一百二十分钟,重新考了一遍。

     考完试自然就糊啦!

     下课铃一响,赵小梨就背起书包,在漫山遍野的哀鸿中,飞快的出了学校。

     她家就住在旁边的机械厂宿舍,最靠里最老旧的那一栋筒子楼,离着一共没有十五分钟的距离。

     最近几天,隔壁班余晖追她追得紧,闹腾的人尽皆知,结果隔壁建中的人都知道了。余晖是有名的帅哥,眼馋他的可不止一个人,建中的大/姐/大胡萍也是其中之一,而且是最狂热的那种。

     狂热到每天下学都带着几个人在学校门口不远处堵着她,打骂推搡,反正怎么难听难看怎么来。余晖听说过后挺愧疚,曾经找胡萍谈过,不过,不过是添油加火罢了。

     越保护越欺负。

     胡萍为的就是看不惯余晖凭什么看上了赵小梨这个婊/子的女儿。

     后来还是施恩军让赵小梨帮忙,放学一起走过几次,她们害怕施恩军,就不再来了。

     不过好日子也没几天,一个上午足够将施恩军死亡的事儿传得人尽皆知了,胡萍肯定也听得到。

     果不其然,放学实在是太晚了,一出校门走到第一个胡同,她就听见有个沙嗓的女人叫了一声,“嗨,小/婊/子,最近过得不错啊。”

     赵小梨就停下了脚步,很是了然的回头看过去,那边胡萍已经将建中那身绿□□色的校服脱了,大冷天穿了件风衣加短裙,最重要的是,她脚上蹬了一双高跟裸靴,足足七八厘米的跟,赵小梨的眼睛就眯了眯。

     那边胡萍招呼她,“怎么?几天不收拾你不听话了,过来!”

     胡萍身后跟着她的两个跟班,一个人高马大叫做大英子,一个瘦小如柴叫做刘丽。刘丽听到胡萍话落,直接就大步气冲冲的走了过来,上手就扇了赵小梨一巴掌,推着她往前,“你听不见老大说话啊!”

     赵小梨并没有任何反抗。

     她就像是昨夜风雪中里的一棵树,任由风雪将它吹成各种形状。她沉默的随着刘丽的推搡,进入了那条逼仄的胡同。

     她逃过,可没用的。

     所有人都在看笑话,没有人能来帮她。

     让施恩军来当挡箭牌的事儿,显然让胡萍十分气愤。赵小梨一走过来,她直接上手抓住了她的衣领,抬腿一脚就将赵小梨踹到墙上,然后压住了她。

     胡萍:“你挺聪明啊,敢拿施恩军来当挡箭牌!怎么了?今天没招了吧,老天爷都不帮你,他死了!死的简直太棒了。我看你还想怎么逃?”

     赵小梨的肚子疼的直冒虚汗,整个人都靠着那面墙支撑,她的声音依旧不急不缓,“我没想逃,跟施校长一块走是因为统计成绩太晚了,我对余晖也没任何兴趣。”

     “可余晖对你有兴趣。”胡萍离得她很近,近到嘴巴里酸辣的烤冷面的味道也扑面而来,赵小梨忍不住退了退,可没有退路。胡萍显然发现了她的动作,拿着冰冷的手拍了拍她的脸,“小/婊/子一个,还他妈爱干净,呸!”

     她往赵小梨脸上啐了一口,唾液星子溅了满脸,赵小梨的拳头攥了攥,终于忍无可忍的说,“你够了!”

     “够个头!”胡萍恶狠狠的说,“你对余晖没兴趣,那显然就是余晖对你这张婊/子脸有兴趣了?”她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铅笔刀,那刀显然已经用了很久了,打开的刀片上全都是黑黄色的锈迹,胡萍将这把刀抵在了赵小梨的脸上,“不如毁了吧,这样余晖就不喜欢你了,我也不会来找你麻烦!”

     胡萍说着,用另一只手抓住了赵小梨的左手,然后咯咯的笑着说,“来,你自己割,记得让我满意哦。”

     即便温度已经低到让身体都冻僵了,即便她带着手套,可赵小梨也能感觉到心里发冷。胡萍将刀塞进了她的手中,然后拿着她的手放在了她的脸上。

     赵小梨愤怒的看着她,胡萍却饶有滋味的对视过来。

     刘丽在旁边幸灾乐祸,“快啊,快割呀!”

     她们看她就像是看一条狗,一只猫,不,是一只老鼠,一只蟑螂。

     赵小梨的脚不由自主的慢慢的分开了步子,腿弓了起来,身体的重心在渐渐地下降。那把刀被她紧紧的攥在了手中……

     “喂!你们在干什么?!”

     氛围骤然打破,赵小梨木然的跟着胡萍的目光看向了胡同口。

     刚刚在办公楼遇见的小警察开着辆警车停在了那里,将窗户完全落了下来,正看着她们。似乎很不满意她们的沉默,小警察又来了句,“赵小梨,你在那里干什么?”

     赵小梨仿佛一下子清醒过来,连忙回应了一声,“我马上来!”

     说完,她便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大英子,捂着肚子朝着小警察跑过去。大英子还想拦着她,却被她一把推了开。

     小警察八成看到了大英子的阻拦,开了车门走了下来。

     胡萍应该是忌讳警车,并没有追上来,而是看了两眼后,就带着两个手下,匆匆忙从胡同的那一头走了。小警察眯着眼睛看了看,并没有追上去。

     赵小梨很快到了他面前,她的脸色青白不带一丝血色,右手扶着书包带,左手一直平放在自己的肚子的位置,很是难受的样子。

     小警察就问他,“他们欺负你?”

     不怪小警察言语偏袒,胡萍的打扮实在是不像个学生,而赵小梨偏偏是老师口中的三好学生。赵小梨也没隐瞒,点点头说,“她们看上一个男生,那个男生说他喜欢我。”

     “哦!”小警察意味深长的发出了一声回应,就仿佛失去了对这件事的兴趣,不再去评论,而是问赵小梨,“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吧。”

     赵小梨并没有推辞,她捂着自己的肚子,很快就绕到了副驾驶那边,开门爬了上来。中间行走的时候,赵小梨听见小警察嘟囔了一句,“真没种。”赵小梨悄悄抬头看了看他,确定应该是说胡萍。

     车子很快开到了那座已经摇摇欲坠的筒子楼前。

     这座建于1980年的红砖楼,曾经是机械厂最早的宿舍楼。那时候多少人为了分得其中一间房而挖空心思,打架、送礼层出不穷,那时候,住上这里的人都高人一头。

     但这一切,都是赵小梨出生前的事儿了。

     这里是她爷爷留给她爸的房子,一共只有两间半,十多年前,他爷爷花了三千二百块钱买下的产权。后来她爸病死了后,又留给了她妈和自己,一住就是这么多年。

     里面有本事的人早就搬走了,搬不走的老职工们也相续去世了,剩下的,只是混的最不如意的那群。

     譬如,她做暗/娼的亲妈——师惠。

     车子停在楼下,引起了楼下不少闲人的探头探脑。赵小梨从车上慢慢的爬下来,目光就聚集在了她的身上。甚至不用看,她就能知道,这群人的意思——瞧瞧那个小/婊/子,露馅了吧,肯定犯事儿了,都用警车送回来了。

     她没吭声,低头向小警察道了谢,然后转头上楼。

     “喂,赵小梨!”小警察却也下了车,叫住了她。

     赵小梨就挺住了脚步,回头看向那个站得笔挺的男生,小警察冲她微微一笑,露出了小酒窝,他的目光清澈,仿佛看透了这里的肮脏,他大声说,“我叫关也,编号xxxxxx。如果你记起其他的事情,可以跟我联系,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配合。”

     关也说完,就开车走了,留下赵小梨一个人站在雪地里。她回头看了看在楼下生炉子聊天解闷的人,那些人已经不再看她了,就低头上了楼。

     这人真不一样,她匆匆地又想,可已经顾不上了,今天放学实在是太晚了。

     赵小梨家住在四层最边上一户,两间半的房子全部朝北,纵然是北方,可这样的家里自然是用不起暖气的,应该说,他们整个楼都用不起,所以早就停了。

     一推门进去,一股子夹杂着潮湿与腥膻的冷空气扑面而来。客厅里散落了一地的衣服,赵小梨麻木的看了看右边的卧室,那扇已经快要散架的木门敞开着,他妈披着件棉袄半躺在床上,白/花/花的半片/胸/脯露着,一个穿着红内裤的男人单腿跳着正在穿裤子。

     八成是听见了声音,他俩的目光都看向了这边。

     男人猥亵的目光盯在了她的身上,上下移动后停留在了她的胸前。吆喝道,“小梨回来了,几天不见长高了不少啊!”他提上了裤子,光着上身往客厅走。

     赵小梨并不想跟他有任何交流,转头走向自己的卧室,结果却被这个男人拦在了半路上,他说,“怎么,跟林叔见到了,也不打声招呼,你小时候,我可经常抱你呢!”

     赵小梨没吭气,她妈已经从床上下来,直接一件衣服扔了过来,吼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这都十二点半多了,你干什么去了,你想饿死老娘吗?”瞧着赵小梨不说话,伸手就推了她一把,“还不去做饭去!在这儿磨磨蹭蹭什么!老娘辛辛苦苦养你长大,是让你享福的!”

     转头,师惠冷着脸冲着男人吼,“滚!”

     顺着劲儿,在她妈的骂声中,赵小梨一个趔趄扑进了自己的屋子里,面无表情地将那扇牢固的木门反锁。然后,她终于松开了一直捂着肚子的左手,手心里放着的,是那把生了锈的铅笔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