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这封信我不知道该写给谁,就跟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要跟谁诉说一样。

     要问我的妈妈吗?可她只是一个盲目的家庭主妇,我爸,老师以及一切的外人都是她人生的导师,谁说的话她都信,唯独不信我。大概只有我是她生的,在她看来是完全属于她的所有物,所以不需要尊重吧。

     就像是小时候幼儿园打架,明明是别人抢我的东西欺负我,但是如果对方家长来告状,她就会认定是我错了,要我给别人赔礼道歉。就像是上了初中后,老师说我在学校里跟男生谈恋爱,即便明明只是我长得好看,那些男生缠着我,她也要逼我跟她保证,我不会早恋。

     可我有什么办法吗?我能不去欺负别人,不跟男生早恋,可我能管得住他们不来欺负我,男生不来缠着我吗?

     她只会跟我说,你没做,别人为什么要那么说你。

     如果这世上的人都如她想的这么美好,那么为什么会有污蔑这个词呢?

     虽然我知道她爱我,宁愿自己穿旧衣吃剩饭,也要将我打扮的好好的,让我吃的饱饱的,给我最好的物质条件,可我从小就知道不能信任她,我的妈妈并不是我背后□□的一座墙,她不能保护我,只能指责我,甚至,会是往我伤口上插一刀的那个人。

     即便,她是无意的。可那不是更伤人吗?

     至于我爸,呵,他算个人吗?

     我知道你们看这封信,都想知道施恩军和陈宇斌是怎么死的,我跟他们又有什么恩怨。我却写了这么多不相关的事儿,挺没用的,可在我看来,这是最有用的东西,如果我妈能相信我,如果我爸是个靠谱的人,在施恩军看上我的时候,我就不会那么无助了。

     那时候我是高一下学期新开学,我还记得我妈新给我买了身新衣服,花了二百多,特别漂亮,我一大早还洗了个澡换上了,美滋滋的去了学校。

     班里同学议论纷纷,都在说新数学老师的事儿,原本校长施恩军会带高二的数学课。可我们的数学老师要生了,临时抽不出人,校长就把我们也接手了。我那时候觉得挺好的啊,我们住在前后楼上,从小抬头不见低头见,施恩军是个看着特别好脾气的人,反正对我没坏处。

     只是没想到,第一节课,他就点了我做课代表。

     我那时候觉得,八成是因为我比较脸熟吧,毕竟是教职工子女,还挺高兴的。谁能想到他有多卑鄙呢!做课代表不过是每天帮他收作业发作业,我从小做到大,按理说没多少事。可他却让我帮他改作业,用他的话说,他当校长太忙了,实在是顾不过来。

     于是,每次下学我都去他的办公室,他做那些他忙不完的工作,我替他修改试卷。那时候学校开始突然整修线路管道,我爸忙得不着家,我妈又在很远的地方打工,压根没人管我为什么每天回来这么晚。不过,我想就算知道了,他们也不会反对吧,后来我妈碰到我一次九点回家,问了原因还说我,你可好好干啊!

     呵!

     我现在想想,只觉得自己太傻了。正常的男老师怎么可能与一个女学生这么亲近呢!他留了我两个星期,我家里却没有人向他抗议,他的胆子就大了起来,开始以教我为由,靠我很近的给我讲题,我还记得那个晚上,他贴上来,我连忙退开,他却又贴上来,我还想躲,他便已经摁住了我的肩膀。

     他身上带着一股子恶心的老男人味道,就那么把胸膛贴在了我的后背上,还用那双脏手摸着我的肩膀,我想推开他逃跑的,可我却压根没有他的力气大,他说他练过武的,让我别想不开。

     那天我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好在他没有更进一步,只知道等他放开我的时候头也不回的跑了。

     那时候天都黑了,我一个人抱着书包走在大路上,边走边哭,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要不要上学,他要是在找我怎么办?我想回去告诉我妈我爸,就算他们说我勾搭人,也要告诉他们。可等我进家门的时候,我爸正和我妈说着科长的事儿,他说这次怎么也轮上他了,他已经跟施恩军提过,施恩军答应的好好的。

     他眉飞色舞的,我妈也很高兴,他们完全忘了我一个女孩□□点才回家,而是转过头来对我说,“最近在校长那儿好好干活,别坏了我的事儿!”

     我试图说过的,我说天天改作业太晚了,影响学习,我不想做课代表了。我爸回答我,就算是考倒数第一都不能不干,我只能闭了嘴。后来我一下学就往家跑,施恩军倒是没拦着我,可没过三天,下学的时候,我爸竟然过来了。

     他拽着我的书包把我送到了校长室,无论我有多么的抗拒,可他一句话都没问我为什么,他只说,老子差点就升科长了,你别给老子惹事,涨了工资我给你买新手机。可我不想要啊。

     施恩军笑眯眯的,一副多亏我帮忙的样,谢了我爸,我爸竟然感恩戴德的走了。他还叮嘱我,一定要听施恩军的。可他不知道,当门一关上,施恩军就一把拽住了我的头发,将我拉到了沙发上。

     他狠狠地捂着我的嘴,冲我说,你别想反抗了,你看你爸妈都不会管你,而且今天我已经告诉他们,因为你前几天没来,所以积攒的事情比较多,你会留的晚一些,你爸同意了。

     我已经不想去回忆那天的事情了。

     我这才知道,他两个星期后才动手,不过是看我爸妈的态度,我上次能逃走,也是在看他们的态度,他一步步试探我们家的底限,也一步步握住了我爸最在乎的东西,他想当科长啊。当然,他并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因为他说,都是生活在一个家属区的,如果我老老实实的,过了高二他就松开手,让我好好高考,如果我要报警或者宣扬开来,我的一辈子就完了。

     似乎为了让我知道害怕,他还送我去见了陈宇斌,那是南城的富翁,手眼通天,我一个小女孩,怎么能斗得过他们呢。

     我没法向我爸求助,也没法去告诉别人,我只能拿着他们给我的手机随叫随到,别人都说赵小梨的妈妈是个□□,可我才是呢!我表面上看着那么清高,其实我烂透了,没人比我更脏,谁也不知道那些不上学时候,我在干多么龌蹉的事儿。

     我爸终于当了科长,每天忙得兴高采烈,我只觉得悲哀。我生出来就是为了这个吗?

     我变得沉默下来,当然,我还拒绝了陶慕。我想,我就忍忍吧,等到了高三就好了。

     可我没想到,他们都是有病的。我的身上开始出现一片片恶心的东西,我不敢去医院,只能在淘宝买药抹,可什么用都没有。我觉得我比死还难受,我太脏了,我活着有什么意思。

     然后,暑假里我发现我不来月事了。我特别害怕怀孕,我每天都大量的蹦蹦跳跳,喝冰水,吃雪糕,还吃山楂什么的,可没用,我真的怀孕了。甚至,因为那些妇科病,我都不能去打掉他,我得养着这个孽种!

     他们还敢大言不惭的说,你生吧,你生了我给你办好手续,保证有户口。他们还笑着互相猜测,那是谁的儿子。施恩军还冲我说,你要是运气好生个老陈的就有福了,他可是女儿一堆,就缺个儿子。

     我的异样,我妈倒是没发现,我爸发现了。他愤怒的拿着菜刀问我是不是陶慕那个臭小子干的,他要去杀了他。大概那时候,我还是有点希望的吧,我告诉他是施恩军的。可我的爸爸啊,他沉默了,他放下了菜刀,蹲了下来,抱住了头。他说我说怎么这个科长来的这么容易呢!

     可他没再说要帮我杀了那些欺负我的人,他说,闺女,施恩军咱家惹不了,要不,你忍着点吧。哈哈,那是我爸啊,他让我忍着。后来我才知道原因,隔天,那个最赚钱的摊子就成了我妈的了,他拿我交换了条件。

     凭什么!他们快活了,却要毁掉我的人生呢!

     我想,既然你们都不让我好好活了,我为什么要让你们活,我要杀了他们。

     你们抓走我爸爸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发现了,我爷爷是有哮喘的,我从小看他发病,对这个病很了解。施恩军的病很严重,到了需要服用氨茶碱片的地步,不过医生给他开的是小剂量的,他总是觉得药效不够强,所以每次都多吃。我从爷爷那里拿了大剂量的趁着有天他睡着了,给他换了。不过他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发病,我等的没了耐心,元旦那天,就建议买了百合,等着他来班里的时候,送给了他。

     他待了十分钟,一直抱着那束花,他走的时候,已经在开始打喷嚏了。我怕他没发病,还给他打了个电话确认一下,他接通了就说了几句话就倒下了,我挂了电话。

     施恩军的死让陈宇斌特别害怕,他竟然很长时间没有联系我。我于是约他出来南湖见面,用的理由是我怀孕的事儿好像让人发现了,我怕暴露出来查到了他和施恩军的头上。他大概害怕跟施恩军纠缠在一起,毕竟他还是要名声的。我说那个地方摄像头早坏了,他才答应,不过他特别小心,竟然约在了晚上。

     夜里很黑,我跟他说我必须躲出去,他就点烟一边踱步一边想,我跟在他后面,到了水深的地方,趁他不注意,把他推到了湖里去了。他小时候落水过,一直没学会游泳,施恩军无意中说的,我就记住了。他果然一直挣扎,不过八成是因为这里的淤泥太厚,中间还差点让他爬上来,我于是拿起旁边的砖块,把他砸了下去。

     从那天起,我就等着你们来抓我。

     我从来不相信自己能瞒山过海,我也没有必要,我觉得自己太脏了,活着让自己都恶心。何况,我又不能打胎,难道要我生下这个孽种吗?

     我早就买好了打胎药,非常剧烈,我都想好了,我不能让这东西脏了我下辈子的路。你们今天来叫我爸,我就知道,我该走了。郁家强那个人,怎么可能不说出来,他从来都是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的。

     我现在,就是觉得有点错怪我妈了,她知道我怀孕后特别的伤心,我想她是个用错方法的母亲,她是在乎我的,她并不想让我受这样的委屈,是我没好命吧。

     所以,我并不介意你们将这件事公之于众,如果其他人能够引以为戒,那我这辈子也算有点意义。

     终于要走了,我觉得突然轻松了。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