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施恩军
    《衣冠禽兽》

     大江流

     2016.5.5

     1

     今年冬天天气异常,圣诞节的时候还能穿风衣,元旦晚上就大雪飘飘,第二天一早,整个南城中学都是白茫茫一片了。

     作为拿钥匙的同学,赵小梨依旧是七点到的学校。这个时候学校门口还是一片静谧,因为大雪,连小吃摊也少了许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学校门口停了几辆警车,稀稀落落来往的人,总要往警车上看上一眼。

     赵小梨也瞧了两眼,照旧跟门卫张大爷打了个招呼。

     张大爷正在盘他那副菩提,还招呼赵小梨说,“丫头,看看我这副菩提怎么样了?”

     赵小梨还真凑过去盯着看了看,然后笑着说,“比昨天油亮了点。”

     张大爷得意的说,“那是。”

     往常这时候,张大爷都会适可而止,让赵小梨去开门。可偏偏今天,他拦住了试图往里走的赵小梨说,“丫头,你等等吧。里面出事了,晚点等同学来了,你再一起进去。”

     赵小梨的脸上露出了迷茫的神色,显然猜不出学校里能出什么事。

     张大爷于是神神秘秘的说,“施恩军死了,就死在了他的办公室里,今早上发现的,现在里面都是警察。”

     赵小梨这下子面上就成了惊恐了,她有些不敢置信地结巴道,“校……校长。”

     这副害怕又惊奇的模样,倒是让张大爷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可不是呢,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懂得什么呀!不让进就是对的,这不听到个消息就吓着了,若是真见了里面的样子,还不得吓坏了。

     他点头道,“就是校长,听说昨天下午去各个班级串了一圈后,就直接回了办公室,从那以后都没出来。他老婆回娘家了,儿子在高中住宿,他老婆后半夜回家发现家里都没人,才出来找的,闹了一晚上,没想到,竟然在办公室就过去了,才四十六,多年轻呀!”

     虽然说不让赵小梨受到惊吓,但显然这种八卦,张大爷一大早也憋得厉害,他还感叹了句,“这下,余中慈可是高兴了,他这当了十八年的副校长,终于能动一动了。”

     等着他说完,才发现赵小梨还站在原地,脸上那股子惊恐的表情已经消失了,又变成了茫然。他便呸了一声说,“成了,我跟你个小姑娘说这些干什么。你进来待会吧,等会儿人多了,再过去。”

     说完,他就掀起了门卫室的帘子,边走又嘟囔了一句,“好像说突发病死的,怎么叫了这么多警察过来?”

     南城中学算是南市挺偏僻的一所高中了,是原先的一家机械厂的子弟学校改编的,小学、初中、高中俱全,但每年能考上本科的人数不过一两个,教学质量有名的一般。

     但南城中学有一点却是特别得到家长的认可——校风好。不像其他的普中,孩子们化妆玩游戏打架谈恋爱,学校里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这里毕业,虽然上不了省重点,但好歹不算是混出来的。因此,学校的生源一向不错。

     这一切,自然归功于已经当了十八年校长的施恩军。

     这个男人不过一米六五的个头,长相白皙瘦弱,听说老家是南方的,大专毕业后分配到这里,便娶妻生子扎了根。这人平日里不爱说话,即便靠了老丈人当了校长,也是见人就笑,十几年前,不少人都不服他。

     直到有一次,隔壁建中的小混混们带着砍刀骑着摩托跑来找事,施恩军带着几个五大三粗的老师,从学校运动器材里拿了个标枪直接站在了门外,扬言谁来机械二中(原名)找事儿,就先试试他的本事。

     自此一战成名,人人都知道机械二中有个了不得的校长会用枪,谁也不敢来找事了。纵然他事后说自己压根不会耍枪,但老大这个称号算是按在了他身上,纵然这个人当了十八年的校长,再也没露一手。但南城中学的小子们说起他,在外都是要自豪的。

     而如今,这个颇有声望的校长,正趴在他位于办公楼三层办公室的桌子上,桌子上的台灯被打落在了地上,保温杯翻到在了正在批改的卷子上,浓茶在上面形成了褐色的印记,而旁边他耷拉的手上,还攥着一瓶打开的氨茶碱片,瓶口朝下,地上散落着六七片白色的药片。

     现场拍照完毕后,法医陆雪带着助理赵明明勘探现场。

     “现场无血迹、无移动痕迹,死者头部正面朝下,额头有淤青,身体俯卧,四肢直伸……死者衣物整齐,表面无附着物,口袋内有钱包、手机各一。”陆雪说着将东西放入密封袋中,绕到了死者的右手边,蹲下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药瓶,“氨茶碱片,力生制药的,规格是0.1克每片。”

     她慢慢站起,将药片放入了密封袋中,对着一旁等待的刑警说,“可以移动了,帮我翻一下他,我看看前面。”

     一直记录的赵明明才发表意见,“这就是一个猝死现场呀。”

     南山区刑警队队长单宇瞥了她一眼,赵明明连忙闭上了嘴。

     旁边勘察现场的关也忍不住的冲她挤眉弄眼,“不懂又挨说了吧!”

     赵明明回他一句,“就你懂。”

     七点十五分,学生们开始陆陆续续到校。赵小梨也跟着同学进了校园。他们今年高二,早上有早自习,比高一的学弟学妹们,要早到校半小时,用于老师们见缝插针的补课。

     今天的早自习时间,原本是属于施恩军的——他是高二两个班的数学老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的班级元旦晚会玩野了,还是因为大家都听说了消息,班里格外的热闹,到处都是交头接耳的。

     赵小梨坐在第三排的正中,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去取前天的数学卷子。后面的张菲菲却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哎,你听说老大死了这事儿了吗?”赵小梨就点了点头,还没等她说话,已经有人接上了,“昨天来咱们班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会一晚上就出事了。”

     旁边更有自以为通透的回答,“人命天注定。你们没听那句话吗?阎王让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看开点看开点。”

     这话未落,就听后面有人暴起,“赵猛,你敢这么编排老大,信不信我打死你!”这话如炸雷,赵小梨也忍不住往后看去,却发现是他们班的体育课代表陶慕,这家伙人高马大,一进来第一次自我介绍就宣称,“我就是觉得老大威风,我是冲着老大来的。”

     陶慕的声音太大了,于是将班里的窃窃私语变成了集体大讨论,乱糟糟的,全都是十四五岁的少年们对死亡的好奇与惧怕。

     赵小梨一直闭着嘴。张菲菲试图跟她说了几句话,瞧她这样也不吭声了,只当她是过于伤心了,毕竟,施恩军对赵小梨不是一般的好。

     不多时,班主任才匆匆带着高一的数学老师王云来了,冲着他们说,“从今天起,由王老师暂时给你们代数学课。”说完,他就冲赵小梨说,“已经讲到哪里了,原本今天的安排是什么?”

     赵小梨就回答,“前天进行了周考,今天该讲卷子了。”

     一听这个,没备课的王老师显然松了口气——南城中学实在是不大,一届也就两三个班,施恩军只教高二的数学课,除了他之外,这么多年,竟是没人上过高二的课,自然也没有准备。

     班主任了然的说,“那就讲卷子吧。赵小梨跟我过来拿卷子。”

     赵小梨连忙跟着班主任出了班级,就听见后面轰的一声又热闹起来,显然,他们想到了卷子的存放处——施恩军的办公室,那里可是死过人。

     班主任回头看了看,本来就白皙的赵小梨脸上更显得苍白,显然也是害怕了,就安慰她说,“尸体已经搬走了,处理的差不多了。别怕,你在外面等就可以。”

     赵小梨就点了点头。

     办公楼她是常来的,施恩军的办公室是301,三层东边最里面向南的房间。她上了三楼,就很自觉的慢了下来,班主任就说她,“你就在这儿等吧。”

     她就站在了原地。昨夜下过大雪,今天没有太阳,三楼所有的办公室都关着门,只有东西两头两扇窗户透亮的走廊显得格外的阴暗与潮冷。她不由缩了缩脖子。

     从施恩军办公室那边过来的小伙子就盯上了她,“喂,你怎么在这儿,这不是你来的地方!”

     赵小梨抬头看他,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留着寸头,一笑右边还有个酒窝。当然,赵小梨知道这不可能,他最少也该大学毕业,应该是长得脸嫩。这人并没有穿警服,这么冷的天,只穿了件皮夹克,薄薄的贴在挺直的脊梁上,挺拔得像学校里种的小白杨。

     赵小梨想,原来警察还有这样的呀。

     小伙子任她打量,还问她,“喂,看够了吗?”

     赵小梨的脸就变得白里透红了,实在是太失礼了。她低下了头,像个缩进了壳子里的乌龟,可小伙子却不想放过她,“你来这里干什么呀,没看见一层的老师都走了吗?”

     赵小梨就把原因跟他说了。这人就哦了一声说,“原来你是施恩军的数学课代表呀。你昨天见过他吗?”

     “见过,在我们班的联欢会上。”赵小梨小声的说,怕是因为脸——她的脖子都红了,还是不太敢抬头。

     这人就说,“哦,就这一次吗?联欢会后呢!?”

     赵小梨就摇了摇头,这会子倒是把脸抬起来了,挺认真的说,“没有。就联欢会上,他带着副校长他们到我们班里转了转,就去二班了。走的时候还吩咐我,说是昨天就能把卷子批完,让我今天早上来取卷子,早自习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