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期末考试很快就到了。

     作为高中时期最后一个完整的假期,寒假还是十分有诱惑力的。考前一天教室里已经嗡嗡一片,到处都在议论怎么过的了。

     不过如南城这样的小城,过年出门旅游还是不被大多数人接受的事情,更何况又到了高二高三的关键时刻,多数人说的是去哪里串个亲戚,最多是组织起来唱个歌,外加去趟农家乐,吃一吃山上的黑鸡。

     陶慕怂眉耷眼过来的时候,就格外引人注目。

     张菲菲问他,“你这是被盐捂了一晚上吗?都缩水了。”

     后面有不长眼的就开始通报,“昨天陶慕去郁青家了。”一句话说得教室里都静下来,陶慕喜欢隔壁班郁青的事儿,是从高一就开始的。那时候他大张旗鼓的去追,因为郁青不理他,不知道对着月亮流了多少眼泪。

     后来高一下学期的时候,两个人总算有了点默契,起码陶慕去找郁青吃饭,郁青是不会拒绝了,原本大家都以为成功在望,可后来郁青又缩了回去。见了面打招呼,说话也关心,可再也不单独出来吃饭。

     所有人都劝陶慕,人家这是为了学习,怕你影响她。

     陶慕倒挺执着,一直对郁青掏心掏肺的,她没生病之前,数学课的卷子和课本,可都是陶慕帮着拿着的。

     不过显然,这趟郁青家之行,陶慕是备受挫折。听见喊了那句话后,陶慕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一屁股坐在坐位上,直接趴桌子上了。

     趴桌子这事儿,大家都知道的,除了是真困了要睡觉,那就是委屈了,想要埋头静一静。陶慕这一动作,班里的人心更痒痒了。只是谁也不好意思,也不敢现在去招惹陶慕,只能憋在心里,一天下来,陶慕趴着没起,多少人的目光在他身上打转转。

     最后一天照旧讲课,大多数人听得晕头转脑的,等着放了学,也就散了。倒是陶慕这会子起来了,冲着赵小梨说,“咱俩一起走吧。”

     这一看就是要倾诉的样子啊,后排的张菲菲差点把眼睛眨成星星,给赵小梨使了好多眼色,这才背着书包跑了。等着路上人少了点的时候,陶慕终于说了实话,“郁青直接把我关门外面了。她也不知道怎么了,越来越怪,原先明明很好的,一起吃饭,看电影什么的,我觉得她都要答应做我女朋友了,现在又变了。”

     他显然是特别的苦闷,嘟着张脸喋喋不休,“我怎么捂感觉都捂不回来,她没生病的时候就不爱搭理我了,现在生病了更不理人,我去她家,她开门一看是我,直接把门就关了。还告诉我,她特别讨厌我,让我以后不要缠着她。”

     “她语气特别厌恶,好像我跟苍蝇蚊子一样,我……我……”陶慕很苦闷地说,“我想不通。”

     赵小梨看着恨不得哭出来的陶慕,这个一米八多的大小伙子已经快把自己缩成个一团了,可她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陶慕,她的脸上有种茫然,还有种不忍,只能静静地看着,等着陶慕说完了,才特别苍白地安慰他,“可能她最近心情不好,其实高中并不适合谈恋爱的,大学……”

     “为什么连你也这么说!感情是收音机说开就开,说关就关吗?郁青明明喜欢我,她为什么可以转头就不喜欢了,她的感情难道可以收放自如吗?那还是人吗?”

     陶慕猛然站了起来,红着眼睛瞪着赵小梨。

     他的话是怒吼出来的,在这阴沉沉快要下雪的傍晚,却又显得特别的无助。

     赵小梨张张口,有些话在嗓子眼里立马就要说出来,可终究没说出来,陶慕扭头就跑了。

     她一个人站在学校的路口,看着陶慕跑远,最终叹了口气,紧了紧衣服,慢慢地想回走去。很多话要如何说呢!?

     “嘿,小/婊/子,终于放学了。”有个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赵小梨猛然抬起头,就看见了穿着绿□□校服的胡萍,赵小梨左右瞧了瞧,她竟然没注意,又到这个小胡同口了。

     胡萍冲着她勾了勾手指头,赵小梨左右看了看,因为等着陶慕倾诉,所以他们是拖到最后才出的校园,今天又有点想下雪,路上早没人了。

     赵小梨没过去,她远远地站在那儿说,“我拒绝余晖了,我跟他没关系。”

     “不问你这事儿,”胡萍瞧见她不过来,竟然慢慢向着赵小梨走过来,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她的两个跟班,大英子和刘丽都不在,这让赵小梨觉得自己可以反抗一下。

     胡萍走动瞬间,她猛然发力,向着家属院跑去,胡萍必然不敢去那里闹的。她跑,胡萍却冲着她诡异的笑了一下,赵小梨心里惊起种种的狐疑,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觉得后背陡然一疼,整个人就向前扑在了路面上。

     大英子拿着根棍子出来,踢她一脚,“还敢逃。”

     赵小梨压根没起来,反而缩起来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棍子落下,她听见胡萍那沙嗓说她,“你他妈算个什么玩意?连余晖都敢看不上,那是你能动的人吗?老娘今天让你知道……”

     ——————————

     xingjing队这两天有些焦头烂额。

     施恩军的案子已经发生了三个星期,余中慈和廖永的线索全断了,只有那个手机号还在追查。可目前获取的资料表示,那个号码的确是施恩军自己办理的,他同时还买了一部苹果最新款的手机,可这个手机廖眉没见过,并非是施恩军本人使用,甚至,他都没拿回过家里去。

     那么,是谁在使用这个手机?他们判断,这个人跟施恩军的死亡有着必然关系。

     但显然,从施恩军死后,这个手机就没使用过了,这条线索只能等待。这样的日子不好过,更何况,南城还是有名的“命案必破”,即便是刚刚加入的关也,这两天也熬得双目发红,一看就是几天没睡的样子。

     单宇实在看不下去,直接将他撵了出来,让他回去睡一天再来。

     关也开着车在街上晃了半个小时,还是不想回家——因为单宇的松口,他妈这两天总是去他那里,前两天还把他继父叫了过去。他一向跟张鹤堂话少,或者说,张鹤堂那样的世界离他太远了,他总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好。

     他妈当时再婚的时候,他也成年了。当时他跟他妈说,“你不能永远单着,你结婚我是赞同的,我就两点要求,一是我不跟着你们住,二是张鹤堂不能管我的事儿。”

     当时他妈是答应的,这些年也是这么过的。但那天,张鹤堂第一次犯规了。

     他对着关也说,“按理说我没权利管你,但是关也,你在让你妈担心,你做事要替她想想。虽然已经有了小宇,但你要知道,每个孩子都是不可替代的。”说话的时候,他妈就在厨房里看着他。

     这话说得关也心里难过。他爸和他哥哥的去世,压塌了他们家。那时候他妈天天以泪洗面,所以他妈说要再嫁,他是同意的。他希望她快乐,但也希望爸爸和哥哥能够快乐。所以,这个问题他没法回答。

     张鹤堂拿他没办法,临走时还问他,“跟我做生意好不好?”他自然不会答应。

     张鹤堂是做惯了生意的人,最懂得人与人之间相处的分寸。他于关也,不过是个名义上的父亲罢了,该说的说完,他自然不会再提。可他妈不同,他妈是絮叨的,是恨不得绑住他的,关也想到那些让人头疼的劝说,干脆将车开去了南中。

     这个点已经是下学了,赵小梨这两天要期末考,何况林汉民已经没再敢招惹她了,所以他来这里,不过是为了捋捋施恩军案的思路,如果能进去走走更好。

     车子停在了学校门口,雪已经下了起来,天空黑沉沉的,因为放假,学校里黑乎乎的一片,教学楼上一盏灯都没有,唯独门卫室的窗户里透出点灯光。

     他停了车,准备去问问。结果就听见砰的一声,是小石子在砸窗户。

     关也立刻下了车,外面刮着大风,灯光昏黄,什么人也没有。他摇摇头,大概是风刮得吧,继续往门卫那里走,结果,砰的一下,第二块石子砸了过来。只是这次没有打中车窗,而是扔在了他的脚下。

     关也停了下来,石子来的方向在他的后方,而风是向后刮的。他慢慢地看向了石子砸来的方向,那里一片空白,除了一个绿色的硕大的垃圾桶,他慢慢地向那里走过去,低声喝问,“谁在那儿?”

     “我……”声音被风刮得断断续续,“赵……赵小梨。”

     关也连忙跑了过去,狐疑地掀开了盖子,垃圾桶里的赵小梨衣衫褴褛,“帮帮我,别让……别人看见……他们撕了我的衣服。”